<kbd id="7qs4wa1c"></kbd><address id="7qs4wa1c"><style id="7qs4wa1c"></style></address><button id="7qs4wa1c"></button>

              <kbd id="8gyf9z35"></kbd><address id="8gyf9z35"><style id="8gyf9z35"></style></address><button id="8gyf9z35"></button>

                      <kbd id="crmgdddm"></kbd><address id="crmgdddm"><style id="crmgdddm"></style></address><button id="crmgdddm"></button>

                          快三网站

                          行業視角

                          每做好一次清標,至少避免損失幾十萬丨三大案例解析未清標帶來的嚴重後果

                          來源:原創 編輯:admin 時間:2018-08-23 17:10
                          分享到:

                          工程清標是指招標人在開標後、評標前,對投標人的投標報價是否響應招標文件、違反國家有關規定 ,以及報價的合理性、算術性錯誤等進行審查並出具意見的活動。

                          爲什麼要進行清標呢?清標是否多此一舉 ?不清標後果有多嚴重?本文作者工作20多年,親身經歷多個案例後,通過“血淚教訓”才真正理解了工程清標的價值。

                           案例一 

                          投標欺詐行爲未能提前發現

                          項目類型:道路工程項目

                          案例簡述:投標人在投標階段手工刪除暫列金額300萬元 ,佔結算總價13% ,實際投標報價高於招標控制價 ,招標方未發現該問題。

                          2009年我在武漢某開發公司擔任投資部負責人,負責某道路項目的結算審計工作。該項目工程量減少 ,清單項隨設計變更  ,綜合單價調整(比投標報價低) ,初步結算總價2302萬元 。本項目投標報價2345萬元,其中暫列金300萬元  。進行指標分析 ,發現雖然投標報價是2345萬元 ,但扣除暫列金300萬元後,實際投標報價是2045萬元  ,而本項目的實際完成工程量是變更減少的 ,實際結算價格應該低於2045萬元纔對,爲什麼工程量減少了 ,綜合單價降低了,總價卻上升了?在排除計算錯誤的情況下 ,我把注意力放到了投標文件上 。

                          投標文件表面上看是沒有問題的 ,按招標文件的要求列了暫列金300萬元 ,但我把投標報價手工彙總後 ,發現了問題所在 ,彙總的投標總價是2645萬元 ,比紙質版的投標報價多了整整300萬元 。這是什麼原因呢 ?我的猜測是 ,投標人雖然列了暫列金 ,但在彙總時手工刪除了暫列金300萬元。

                          這個項目是2007年12月招標的,當時還沒有實現電子評標 ,投標人的這個伎倆 ,不自己彙總 ,很難發現。表面上這一家的投標報價最低,評標專家們判定其爲第一名 ,推薦中標人,但由於投標報價的總價不含暫列金  ,其實際投標總價高於招標控制價,屬於廢標 。由於評標時間問題 ,評標專家沒有發現 ,反而讓其中標  。

                          雖然找到了原因 ,但處理起來非常棘手。我向施工單位提出處理方案  ,所有清單項的綜合單價進行算式修正 ,乘以一個修正係數(2345/2645) ,但施工單位強硬拒絕 。

                          由於涉及金額高達300萬元,公司與施工單位進行多次交涉,表明公司的立場 ,向施工單位提出 ,同意修正綜合單價,就雙方私下解決;不同意修正綜合單價,將考慮向法院起訴 。可能是施工單位自覺理虧 ,同意了修正綜合單價的方案。

                          這個項目由於投標人存在欺詐行爲 ,最終退讓了 ,建設單位避免了額外的損失 ,但也花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現實不是每一次都能這麼幸運 。

                           案例二 

                          投標人不平衡報價未被發現

                          項目類型:防洪模型項目

                          案例簡述:清單工程量小數點錯位 ,投標人採用不平衡報價中標,建設單位未發現該問題  ,涉及金額180萬元。

                          2001年10月 ,我負責某防洪模型項目的投標報價 ,挖土方的清單工程量是102,845m3,但是按施工圖重新計算 ,挖土方工程量爲11,397m3 ,懸殊很大。經反覆檢查後,計算無誤 ,我判斷清單工程量小數點錯位,招標人挖土方的清單工程量應該是10,284m3。

                          向公司領導彙報後 ,我建議挖土方的清單項綜合單價儘可能壓低(1.02元/m3),其它清單項綜合單價調高。評標時我公司的投標總價最低,評分爲第一名  ,最終中標。但專家們沒有發覺,雖然我公司的投標總價最低,但除挖土方外的清單項綜合單價都是較高的,建設單位沒有清標 ,自然也沒有發覺。

                          2002年4月 ,工程結算階段,挖土方的結算工程量只有10,577m3 ,但挖土方的綜合單價爲1.02元/m3,公司並沒有吃虧。而其它清單項的工程量都有不同程度的增加,單價均已調高,最終該項目結算總價在投標報價的基礎上增加了2.05%,涉及金額180萬元,沒有引起建設單位的注意 。“小數點錯位”這個問題沒有浮出水面  ,我們得到利潤 ,還沒有和建設單位撕破臉皮,算是皆大歡喜 。

                           案例三 

                          投標人利用設計錯誤 ,以變更謀利未提前發現

                          項目類型:環湖路項目

                          案例簡述:設計高程錯誤問題未提前發現 ,施工單位以低價中標,圍堰施工通過變更獲得373,913元利潤 ,佔圍堰結算價的34% 。

                          2010年8月 ,我負責武漢某環湖路的結算審計。環湖路是2008年9月開標的 ,有一段是涉水高程,穿越湖區 ,設計的是圍堰,圍堰頂標高20.4m(黃海高程)  。工程量清單中圍堰的單位是“項” ,投標報價是10,542元,招標控制價是384,456元。

                          施工過程中,由於是涉水工程,施工方案需報水務局。水務局回覆  ,水務局提供的湖面最高水位高程是吳淞高程,設計按黃海高程控制是錯誤的。吳淞高程=黃海高程+1.924m ,原圍堰的頂標高錯誤 ,設計院需重新出具圍堰方案 。

                          變更後 ,圍堰方案的審定造價爲1,098,766元,新方案的結算造價雙方產生了嚴重分歧:

                          • 我方主張 ,圍堰的結算價應該按變更後圍堰方案的實際造價減去變更前圍堰方案的實際造價計算,變更前圍堰的實際造價可以參考招標控制價,即結算價爲1,098,766元-384,456元=714,310元 。

                          • 施工單位主張  ,圍堰的結算價應該按變更後圍堰方案的實際造價減去變更前圍堰方案的投標報價計算,即結算價爲1,098,766元-10,542元=1,088,224元 。

                          • 涉及的爭議金額1,088,224元-714,311元=373,913元  。

                          我方提出,投標報價的圍堰費用嚴重低於成本,按變更後圍堰方案的實際造價減去變更前圍堰方案的投標報價極不合理。施工單位表示,雖然圍堰的投標報價過低 ,但投標是自主報價 ,既然中標  ,就表示建設單位接受了投標報價。設計院對水務局提供的高程理解錯誤,由此導致的變更不是施工方責任,只能按投標報價的金額扣除 。

                          從種種信息分析 ,施工單位是本地企業 ,且承接過水務局的工程,在投標時 ,就已經發現圍堰的高程錯誤 ,所以在投標時就利用了這個錯誤 ,爲其獲得額外利潤埋下了“伏筆” 。這個“伏筆”評標時沒有發現 ,最終被施工單位得逞 。

                          公司多次與施工單位協商無果 ,到審計局、定額站均沒有得到最終解決。爲此,公司諮詢了特約律師,律師認爲,如果訴諸法律 ,施工單位的贏面更大,建議公司放棄上訴 。無可奈何之下 ,只能接受了施工單位的要求 ,他們額外獲得了373,913元的利潤。

                           

                           總 結  

                          作者用三個親身經歷的案例,爲我們詳細解析未進行清標工作帶來的嚴重後果:投標欺詐無法提前發現 ,不平衡報價難於察覺 ,設計錯誤被投標方利用謀取利益未能防範。

                          從這些後果看出 ,工程清標不是冗餘工作。投標文件中不同類型的“陷阱”,有些是投標人無意間留下的 ,有些則是故意埋下的,招標方落入“陷阱”將蒙受經濟損失,而做好清標工作正是對上述問題的有效應對措施。

                          清標工作沒有祕訣 ,但是按規定進行清標工作確是風險控制的祕訣。